http://www.jsandqgs.com

覆巢下的宝沃汽车该何去何从

  对于神州系来说,宝沃汽车作为出行板块的租车、专车以及新零售的瑞幸咖啡之后的最后一个闭环,差点就打通了陆正耀的整个生态链,可惜这第四个故事只是刚刚开始就准备要结束了。

  2019年1月,这是陆正耀(神州租车董事长、瑞幸咖啡董事长)刚刚完成对宝沃汽车收购后的一个月,一场关于神州宝沃深度融合的战略级发布会迫不及待地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

  对于媒体行业来说,这是一场少见的盛会,并不是因为其内容的重要性,而是台下的宾客实在太难聚首。陆正耀这场声势浩大的演讲竟在偶然间促成了汽车媒体圈、金融媒体圈、互联网科技媒体圈的首次会师,诸多老死不相往来的媒体们都欢聚一堂,准备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讲故事的人从不拿稿,贾跃亭如此,陆正耀亦是如此。刚刚在厦门跑完人生第一个马拉松的他一顿小跑上台,习惯性地开始他对马拉松的洗脑式营销,仿佛是一位康宝莱忠实用户的现身说法。关于马拉松,瘦了30多斤的陆正耀有着谜一样的执念。

  “合理分配体力,从现在开始跑,一定会跑到终点,跑过一个目标再设下一个目标,先跑5公里,再跑10公里,再跑15公里。”哪怕是办企业,陆正耀也喜欢用马拉松作比较,“搭建短期难见利益的新平台,是为未来的商业目标添砖加瓦,就像长跑。”

  “过去两年公司跑的太快,引发很多问题,现在狠狠的摔了一跤,我作为董事长难辞其咎!借朋友圈向所有人诚挚道歉—对不起大家!”还是跑步。

  这种避重就轻的道歉似乎是承袭了陆正耀一直以来强调重资产轻量化的思路,你没必要为你的摔跤道歉,你需要道歉的是,因为你的摔跤绊倒了许许多多正在赛跑的人。另外,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在瑞幸咖啡的那声枪响后,子弹也飞了快一个星期。4月2日晚,瑞幸咖啡发布报告称,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涉嫌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暴跌近22%,市值蒸发74.94亿元;神州租车港股开盘暴跌超70%,截至停牌,股价报1.96港元,创上市新低。

  2020年4月7日,神州系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评级,新三板公司神州优车,担心负面新闻令股价异动,已经申请停牌。至此,神州系在资本市场上全面溃败。另外,有分析人士认为,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美上市的中资股也将受到不小的影响。

  砸钱,聊情怀,洗脑铺货,上市收割,资本故事总是那么相似。就像当年对贾跃亭的那声发问,如果没有银行挤兑,说不定乐视能成功呢。如果安永在瑞幸的财报上签了字,说不定他陆正耀还能把这个生态链转活呢。

  骗子与企业家的距离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这个世界上只有快乐的混蛋和悲伤的倒霉蛋。

  对于神州系来说,宝沃汽车作为出行板块的租车、专车以及新零售的瑞幸咖啡之后的最后一个闭环,差点就打通了陆正耀的整个生态链,可惜这第四个故事只是刚刚开始就准备要结束了。

  一百年前,德国工程师卡尔·宝沃绝不会想到他一手创立的宝沃汽车品牌在中国的命运会比在德国还要起伏跌宕。

  5年前的日内瓦车展,被雪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宝沃汽车在福田汽车的巨资投入下重出江湖,并宣布将于2015法兰克福车展发布复活后的第一款汽车产品。

  缸内直喷技术的鼻祖;德国首款提供自动挡选项的高端汽车;德国第一款装备自动平衡空气弹簧的企业;首个率先引入“转向灯”等现代安全技术作为标准配置的汽车品牌;与奔驰宝马比肩;上世纪四十年代德国最大的汽车出口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销售帝国……

  2016年1月26日,宝沃汽车品牌崛起计划在香港举行,并完成了旗下宝沃BX7的亚洲首秀。2016年,宝沃BX7正式上市,截至2016年12月底,宝沃累计销量订单近4万辆,月均销售5,500辆,创造了中国市场新进入品牌的销售奇迹,这令雪铁龙DS等后进入中国的世界汽车品牌黯然失色。

  随着宝沃逐渐深入市场,产品质量问题也开始频频出现。此时,标榜德系四强,紧贴BBA的营销手段开始逐渐受到媒体诟病。但尝到了“德系豪华”甜头的宝沃没想要收手的意思,在第二款SUV BX5上市的那个晚上,“德系豪华”再次成为了销售的主旋律。

  狼来了故事似乎并不好使,2017年,宝沃汽车开始出现滑坡,单一产品的销量一度徘徊在2000辆的生死线上。此时,收购的风声开始弥漫开来,野蛮人宝能成为了最大的金主,戏剧性的是姚正华选择了观致。

  宝沃也随即开始了一波变革的改进。2018年5月9日,在新任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的带领下,宝沃用三个小时的发布会重新构建了新的品牌印象与产品战略,在产品战略中,除了燃油车之外,对于宝沃的未来,杨嵩提出了“双轨道并行的新能源汽车发展观”,即同时发展传统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此外,为了奠定“工程师品牌”论调,宝沃目前还分别在中、美、德三国建立研发中心。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场“超长”的新闻发布会更像是一场宝沃的“资本推介会”。杨嵩本人也向媒体表示,没有资质的造车新势力都能融到钱,有资质、有工厂、有技术的宝沃为何不能够吸引有势力的资本?

  2个月后,故事的正角终于走进了读者的视野,在短暂的流言蜚语后,神州系资本正式收购宝沃汽车。

  在陆正耀的侃侃而谈中,我们可以看到神州管理着亚洲最大的车队规模,构建了全国性的汽车销售网络,在汽车销量下滑的寒冬中,希望降低大店成本,摆脱4S店的包袱,通过新零售去卖车——像瑞幸那样。

  对于宝沃-神州的前景,大多数汽车媒体表示悲观,金融媒体表示乐观,互联网科技媒体不予置评。

  在事后的采访中,陆正耀对各执一词的媒体表示:“这就像跑步,要耐心,更知道要慢慢跑,知道看更加长远,踏踏实实做事。”

  被神州收购之后,宝沃接连缺席了去年三大国内车展,产品层面在年中推出了2020款BX5,外观没有作出较大改动,只有部分配置进行了升级,还在在年底推出了一款在市场上毫无亮点的小型SUV宝沃BX3。

  根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宝沃近一年来的销量数据中,单月最高销量为2019年5月的0.72万辆,是千城万店计划推出的4个月之后,此后销量则呈现持续下滑态势,其中今年1-2月累计销量0.22万辆,同比下降67.7%。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宝沃汽车分别亏损了4.84亿元、9.85亿元、25.45亿元,3年里一共亏损了40.14亿元。而在神州优车接手宝沃汽车后,这家曾经新三板市值第一的公司也很快被拖下了水。

  宝沃汽车原本的市场部、网络部、销售部、品牌部、服务部等部门共计200多名员工大批离职。其中一名离职的员工表示:“宝沃营销团队走了有将近200人,除了服务部保留了一些员工,其他部门绝大多数员工都撤了。”

  就连高管也都未能幸免,当初以杨嵩为代表的一众志存高远的高管相继免聘。或者换句话说,杨嵩等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功成身退。毕竟就是在他们的力荐之下,陆正耀花了好多个亿。

  “为了打开这个门,这把钥匙挺花钱的,但我觉得值。”陆正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经常有媒体问我,你吃个鸡蛋为什么还盖个养鸡厂,(神州)肯定不会是只吃一两个鸡蛋,我肯定是觉得养鸡加在一起,会对产业链的改造更好玩一点。”

  40多亿加上宝沃原有的负债,陆正耀只为让自己的闭环生态链在最后闭的时候看上去像那么回事。

  今年年初,一位宝沃汽车供应商曾透露,神州目前想做一个大型的超级APP,瑞幸咖啡跟宝沃在部分业务的人员和预算上打通,资源可以共享。瑞幸咖啡则通过App和小程序,为宝沃汽车引流。

  只可惜最早出问题的恰恰又是曾几何时最为成功的与出行与汽车毫无关系的瑞幸咖啡,陆正耀再也无法把这个故事讲完。

  4月1日晚间,福田汽车公告出售宝沃后续事项出现调整,应收神州系长盛兴业(宝沃汽车实际收购方)的股权款本金 14.81亿元,截止日从2020年1月15日延期至2020年12月31日。

  4月2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为了优化债务结构,公司控股子公司宝沃汽车拟就应付款项进行债务重组。

  根据公告,双方约定宝沃汽车拟用评估值约40亿元的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抵偿欠付公司40亿元债务。抵债后,剩余公司股东借款本金约9亿元及剩余的全部利息,按原协议约定应在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而最终偿还时间延后一年至不晚于2023年1月17日,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额不低于50%。

  神州没钱了,宝沃汽车所有固定资产评估用于还账,目前掌控的资产都以租赁的形式使用。兜兜转转花了大力气买回来的宝沃汽车就这么押出去了,当初不只是想吃一两个鸡蛋的陆正耀现在看来,连鸡毛都没捞到。当然他也并不在乎,毕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这个世界从不缺少肥猫和恶狗,只是一个汽车品牌或者说一个汽车产业在这样的背景下沦为工具实在令人唏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